我的位置: 圓通集運 > 要聞 > 正文

【圓通集運】③思南:乘風破浪已行遠 安家置業有餘閒

  位於銅仁市西部的思南縣,地處烏江流域中心地帶,素有“烏江明珠”之稱,是名副其實的江城。生活在江邊的思南人很早就有捕魚傳統,二十一世紀初,更有不少漁民離鄉出海,結伴到沿海一帶城市捕撈為生。今年上半年,思南縣121名在冊漁民從烏江退捕,陸續轉產。

  “撒網子”到“建房子” 做了甩手掌櫃

  9月的思南縣,連下了幾天雨,退捕漁民陳松山安坐家中,等待天晴上工。

  和從前不同,陳松山避雨總在船上,現如今退捕上岸,他當起了“包工頭”,下雨時安閒家裏,思慮着項目的工期。

  陳松山是楓芸鄉齊心村人,家裏三代人都以捕魚為業。十五歲開始捕魚的他很清楚鯉魚在哪捕、哪片水域易捕魚。憑着自己的捕魚天賦,他的口袋總有盈餘。


1.jpg

陳松山在家中


  1999年,他和同村人前往珠海闖蕩,出海打魚整整十年,在高風險中爭取高回報。“打魚就是撒網,在海上一次性拉起一排網具,風暴一來,成本都入了海里。”

  海上生活早出晚歸,每天等着天氣預報的預警,計算着停航和復航時間。2009年,看到家鄉的漁業市場甦醒,他回到思南,重新在家門口捕魚。

  “小時候,一斤魚幾毛錢;到我回來那年,價格普遍漲到了30元左右。”陳松山一邊享受着市場的紅利,也滿足於捕魚生活的灑脱自由。但同時,他也發現了江裏的魚不如從前,捕魚不是長久之計。

  隨着長江十年禁漁的消息發佈,陳松山拿着退捕的7萬多元補貼和儲蓄金找到哥哥,合計着工程投資。一轉眼,他就搖身一變,成了“建房子”的人。

  “承包工程和捕魚不一樣,投資大回報大,也不用風裏來雨裏去。”陳松山説,長江退捕是好事,水裏的資源越來越少,一直捕下去也不是辦法。

  “現在不捕魚,以後大家才有魚吃,下一代才有魚捕。”陳松山談起長江的休養生息,這樣説。

  他説,等十年禁漁期滿,他還想捕魚。

  如今的他住在縣城的小區高樓裏,預計年底將得到至少一倍的投資回報。


 告別漁船開遊艇  漁民吃上“旅遊飯”

  在距離思南縣城南部18公里烏江河段上,白鷺湖國家濕地公園景色秀麗。清綠幽寂的湖水,圍在層巒疊嶂的山峯間,白鷺飛過,泛起陣陣漣漪。


  下午兩點,塘頭鎮蘆山村的退捕漁民劉剛走出家門百餘步,來到景區入口的泊船處,準備待客開船。


2.jpg

劉剛駕駛遊艇,帶遊客遊湖


  一艘艘白色遊艇排列岸邊,其中一艘就是劉剛的家當。2017年的時候,劉剛在捕魚之餘,就購入了這艘遊艇,如今退捕轉業,他幹起了專職“船長”。

  當天,一對新人剛好在濕地公園拍婚紗照,看見“船長”一來,立馬就決定坐上游艇繞一圈。在白鷺湖景區,乘坐遊艇均價在240元到360元之間,劉剛帶遊客遊湖一小時,360元就掙到了。

  “節假日人多,如果天氣好,一天可以出船七八趟。”劉剛説着,興致勃勃。

  捕魚和遊湖都是船上生意,劉剛熟悉這片水,即使退捕也不覺得難以適應。

  他表示,退捕之後也想過外出務工,但家中尚有七旬老母和兩個孩子,留下來也便於照顧家人,於是選擇在景區駕駛遊艇。

  湖面上,劉剛駕着遊艇向左一轉,把水波劃出了一個美麗的弧度,他迎着岸邊駛來,露出微微笑容。


3.jpg

當起了專職“船長”的劉剛


  鏈接


  長江是世界上水生生物多樣性最為豐富的河流之一,浩浩江水哺育着數百種魚類。然而,多年來的高強度開發、粗放式利用讓長江不堪重負,流域生態功能退化,珍稀特有魚類大幅衰減,經濟魚類資源瀕臨枯竭。


  為了保護長江漁業資源,2020年1月,農業農村部發布通告,宣佈從2020年1月1日0時起開始實施長江十年禁漁計劃。自2019年以來,貴州先後啓動了境內長江流域保護區、保護區外的退捕禁捕工作。截至2020年8月,天然水域範圍內所有漁船全面實現退捕,兩千餘名漁民紛紛轉產上岸。


  貴州日報當代融媒體記者 劉蘇頡

  編輯 韋一茜

  編審 楊儀 李劼